绝恋十六年后卷 第二十章 爱与恨 犬犬 在线阅读

第二天醒来,亦封正站在床边,紧皱着眉一脸凝重地注视着我。当时他只说了这么一句:我不希望看到卉筠流泪。尔后,我微微一笑,直直望进他眼里,从容自然:我也不希望卉筠伤心,我只想跟你在一起。我以为我做得很好,我希望卉筠开心,我费心维持着三个人的距离,可是,我忘记三个人的纠结中,注定一片荼靡。

“悠……别走……” 虚脱的,同时也是脆弱的声音,在病房里幽幽响起,如同冬日刚结冰的湖面,一不小心就会弄破,变成片片碎冰。 千色听到了这声呼喊,心尖乱颤,一股酸痛从心头窜入四肢百骸…… “悠……”脆弱的嗓音又起,却含着焦急,抓紧她的大手也握得更牢,仿佛怕她会随时消失似的。 那双蓝色的眸子,从醒来之际就未曾眨动一下,仿佛一定要等到她点头才敢眨下。 千色压下心里的酸痛,想要和他说她不是他口里的那个人,可一对上这双渴求的眼,她开不了这个口,更挣不开这只手…… 这和计划的根本不一样,她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个男人。 人前明明强悍如狮的,却仅仅在一张相似的脸孔前,变得这般脆弱不堪。 太不可思议了,一个男人怎么可以如此深爱一个女人。 她实在无法理解,却是觉得心……好痛。 她看向卡尔和欧阳决,希望他们能帮到她。 卡尔和欧阳决无法确定狄克到底是清醒了,还是没清醒,因为他看起来该死的脆弱极了,这种现象让他们即使想打晕他,也下不了手。 娜娜站在一旁,不敢出声,也不敢动,就怕惊吓到狄克,她看得出狄克现在绝对受不了任何刺激。 看出他们的无奈,千色一阵心慌,她不能再呆下去了,唐还在等她,而她面对这样的狄克·雷·霍尔德,根本无法处之坦然。 心头总有一种莫名沉重,压得她喘不过气来。 她别过脸不敢看他,咬牙说道:“你……认错人了……” 她说得很轻,但在这安静的病房里还是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。 话落就是一阵的抽气声,同时她也感觉到被扣住的手腕一阵疼痛,抬眼看向狄克,清楚的看到他因为这句话而震颤,瞳孔随之猛缩。 “不……不……你……你说谎!你说谎!!”脆弱的声音伴随着他剧烈的摇头仓惶的响起。 千色心里着实不忍,可这是事实。 她不得不再残忍一次,“我没有,你……真的认错人了。” 这深深刺激到了狄克,他猛颤着身子,然后继续摇头,除了摇头,还是摇头,剧烈的动作,让本就虚弱的他眼前一片暗黑,可他还是没有放开手,拼命告诉自己手中抓住的就是他爱渝生命的悠。 他的快乐,希望,幸福,所有的一切都在这只紧握的手里。 还没有完全清朗的意识,一大半都倾向了他自以为是的假象,剩下的那一小半意识却是听进了千色的话,于是,他开始激动,开始疯狂,不愿也不肯相信事实,扣紧千色的手指也捏得更紧,几乎将她手腕捏断。 千色痛得抽了一口气。 卡尔和欧阳决很快发现了狄克的不正常,急忙上去阻止。 “狄克,冷静点,冷静点。”卡尔扣住他继续使力的手。 狄克惨白着一张脸,那神色已十分癫狂,眼眸虽然呆滞,可不难看出渐渐流泻出的害怕和恐惧。 他在潜意识里知道,他的悠已经死了。 只是他不愿去相信。 “狄克,放手,你会把她的手弄断的。”决大叫。 千色已经痛的冷汗直冒了。 娜娜和卡尔拼命的阻止狄克。 但是,他不放,他现在没有理智可言,脑子里只有不能放开这几个字。 这样的狄克,在悠去世后,也曾如此过。 只不过那时,他紧紧抱着的是悠冰冷的遗体,整整三天,他都没有放开,如果不是米娅的哭声,他或许就这么一辈子抱着。 “狄克,听我说,你听我说。”卡尔扳过他的身体,让他与自己对视,“狄克,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,但是放开她,她不是悠,真的不是悠。” 这句话换来的是狄克悲号,他用另一只手猛的推开卡尔,神情凶狠的好似要杀了他。 “狄克,我们都知道的,你很痛苦,你一直在死撑,可是都十六年了,放下好不好……放下好不好……”娜娜泪雨滂沱喊着,“别在折磨你自己,你的苦,你的痛,我们都知道,所以清醒过来,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” 可是这些话对狄克根本没用,他的疲累是爆发了,连带着对悠的思念也爆发了。 这让卡尔,娜娜,决三人心慌,他似乎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。 他们真的忽略了。以为十六年光阴就算不能完全抹消他的痛苦,也会让痛苦淡化,从罗马斯那里知道他一直失眠开始,他们就明白了,时间不禁没有抹消他的痛苦,反而更加重了,只是他一直在撑着,咬牙硬撑,他表现的够完美,骗过了所有人。 可是现在,他爆发了,将思念和伤痛一股脑的发泄了出来。 他痛啊,悠的离开,活生生的将他打入了地狱。 悠的离开,他们也曾痛过,但从未得到过悠的他们,根本无法理解得到后再失去的这份痛,有多沉重。 因为拥有过,因为幸福过,也因为快乐过,所以当失去的时候,痛苦也就数倍的增加,他一点也不坚强,悠不仅仅是带走了他快乐和幸福,也带走了他的坚强。 失去慕容悠的狄克,不过是个脆弱的,已经经不起任何打击的男人。 这时的千色已经痛得不行了,拼命想要甩开这只牢牢掌控她的大手。 “放开我!!”她痛叫,她的骨头真的快要断了。 痛到极致,思考已经是多余,右手反手就是一巴掌,这是下意识的自保举动。 清脆的巴掌声,让正努力劝服狄克的卡尔三人惊愣无措,也是这一巴掌,让癫狂中的狄克震了一下。 千色刚才用足了力气,行凶的手此刻也生疼,但在看到狄克脸颊上清晰的五指印时,她也呆住了,甩巴掌的手就这么僵持在空中,忘记了要收回。 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,让狄克有了片刻的清明,意识到自己正在伤害她,紧扣的手指松了几分,却还是没有放开。 他看着千色,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打他。 他的脑海里一片混乱,已经无法辨别这是真实的,还是虚幻的,他看到了悠,也抓牢了她,可是她甩了他一巴掌。 他沉默了,似乎在思考。 他的安静,让卡尔和娜娜心里七上八下的,他们不能怪千色打他,换任何人莫名其妙的被一个陌生人纠缠不放,是谁都会发火的。 只是这一巴掌,对狄克是好,还是坏。 “狄克……”娜娜轻喊,想要了解他是不是恢复正常了。 卡尔和决警惕着,警惕他会不会变得更疯狂。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,等待着狄克开口,或者……行动,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 好半晌,他终于有了动静。 从他眼泪无法分辨他现在是清醒的,还是迷茫的,他似乎发觉了什么,空余的手摩挲着脸颊,有些迟疑的开口,“悠,怎么了,你不认识我了吗?” 所有人了解到,他还没有清醒,还没有…… “也对,都十六年了,我自然是老了……”他继续说,语气苦楚中带着无措,更带着小心翼翼……“不过不要紧,我会让你记起来的,记起来的……” 他在慌乱,他正努力想着如何让眼前的悠想起他。 他这模样让卡尔三人一阵心酸。 千色看着他,怔忡于他此刻的举动。 他为何看起来那么无助,好像做错事情的孩子,她想要开口告诉他,他不需要这样,不需要……他什么也没有做错。 刚想张嘴,就被娜娜打断了吐出口的话。 “求求你,不要再刺激他了。”娜娜攥紧她另一只手,“求求你,我求求你好吗。” 千色看着她乞求的表情,点点头,知道说什么都枉然,心头一片苦涩,转首看向依然正在思考着如何让她记起他的狄克。 这画面……让她不忍看下去。 她在接到任务后不止一次的偷偷观察过他,霸气,狂傲,仿佛永远不会倒下的这个男人,让所有敌人闻风丧胆的这个男人,被认为是WFP历史上最厉害的元帅的这个男人……此刻却让她陌生……不符记忆中的任何一个形象。 仅仅是为了一个女人…… 仅仅一个女人而已。 她真的不想再看下去,不想再呆在这里了。 她闭上眼,她只想逃走…… 正这么想着,她听到了歌声,她讶异的望向唱着这首歌的狄克…… 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 听听音乐聊聊愿望 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 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 你说想送我个浪漫的梦想 谢谢我带你找到天堂 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 只要我讲你就记住不忘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 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直到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 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(最浪漫的事--赵咏华) 他依然扣着她的手,缓缓的歌曲从他口里流泻而出……每一个字都唱得格外清晰,格外动情,他看着她的眼神也很温柔,仿佛正用这首歌表达着他浓浓的爱恋。 音调和旋律也准确的比任何一个歌手更出色。 他天鹅绒似的嗓音带着浓浓的深情将它演绎的完美至极,她听到的是歌,可是感受到是一份浓烈到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爱恋。 这是首中文歌,她能听懂……那是所有情人心中最美好的愿望。 为何……他突然唱起这首歌。 她不敢动,静静的听着,猛然间,脸颊一片烫热,她才发现,她哭了…… “记起来了吗,悠,是你教我的,我已经能唱得很好了,记起来了吗……”他期冀着她的记得。 她怎可能记得。 说不出任何话,也无法停止哭泣…… 好沉重,沉重的她连呼吸都停滞了。 “悠,记起来了吗,在唯独利亚号上你教我的……”狄克说着,话语却在最后停顿了下来。 是悠教他的…… 在……维多利亚号上…… 然后…… 然后…… 思绪飘向过去…… 一幕幕,宛如潮水似的涌来。 他唱着这首歌,悠就躺在他怀里,星空闪烁着最华丽的美,海浪演奏者清脆的声音,那一天,那一天…… 他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陷入记忆的漩涡里。 悠苍白却仍就美丽的脸,冰冷的手一直紧紧握着他,然后……那冰冷的手缓缓滑落…… 缓缓滑落…… “不!!不!!”他号叫,因为想起了一切。 十六年前,悠在他怀里逝去的那一幕,重回脑海,无比清晰,残忍的袭向他的胸口。 呜咽声从他喉间扩散,等到所有人察觉的时候,他已泪流满面。 那一天,他就遗落了他的心。 永远也忘不了,那一天,他痛彻心扉的苦,撕心裂肺的伤。 一直紧扣千色的手,缓缓松开…… 他的悠早已……不在了。 永远也不在了…… 意识一下子清醒了过来,那双悲苦的眸,散发最深沉的恨。 恨上天为什么要夺走他最爱的女人。 恨上天摧毁了他的幸福。 恨啊…… 双手握拳,握到节骨发白,握到指甲深陷掌心的肉里…… 他清醒了,比谁都要清醒,却也恨透了这份清醒,也想起了之前在船上发生的一切,注意力瞬间集中到病床旁的千色身上。 突然的转变,让千色惊愣不已,之前那爱恋又温柔的眼神竟变的如此恐怖,如此骇人。 她的心紧张无比的收缩着。 他的眼神,好像在看待仇人,不,比看仇人更可怕,他像要杀了她似的。 她慌乱的忘记了手腕上的痛,手指下意识的紧紧攥紧裙摆,身上这身女仆装还没有换下,现在就几乎快被她攥烂了,选择这身装扮是因为她调查过,他与慕容悠初见,她便穿着女仆装,所以她选择了在同一条船上,做同样的打扮,吸引他的注意,但此刻恐怕在他眼里这是最不可饶恕的事情吧。 她发觉这是她这辈子做得最糟糕的一件事情。 他清醒了,她可以很确定他清醒了。 清醒后的他,又怎么能够容许别的女人模仿他心底最爱的女人呢?即使长相相似,他也不会容许的。 不知道为什么,她就是知道,他凶狠的眼神中代表的意思。 “狄克?”卡尔发现了他的转变,轻唤道。 狄克没有理他,只是用锐利到恐怖的眼神盯着千色,没有任何话语,却让她觉得有种被千刀万剐的感觉。 “狄克,你清醒了是不是,是不是!!”卡尔焦急的追问。 他已不再像之前那般癫狂,表情也恢复了往常的模样,可是这眼神似乎有点不太对劲,卡尔看向千色,后者流露出的恐慌让卡尔想到,如果一个人因为某人的出现而又一次经历了过去最惨烈的痛苦,会怎样? 即使这个某人长得很像他爱的人…… 换了谁,都会想杀了对方的。 想罢,身形也动了起来,立即挡在狄克面前。 “狄克,她是无辜的,她什么也没做。” 卡尔了解狄克,他是绝对的爱恨分明,当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悠时,容貌的相似只会激怒他,再像,也不是逝去的爱人,对他而言,不会有喜悦,只有痛苦。 他需要发泄,需要将心里的痛和苦发泄出来,那么现在的她便是最好发泄工具。 千色根本无法预料的事情的结果会是这样。 她似乎也忽略了,狄克雷霍尔德真的会因为她的长相,而对她另眼看待吗,会吸引他吗? 他早已将心遗落在了逝去的慕容悠身上,不需要替身,不需要慰藉,什么都不需要,他要的永远只会是一个人。 那就是慕容悠。 她是吗? 不是。 只是像而已。 千色站在那,彻底被打击到了。 BOSS要让他爱上她,或许根本不可能。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面对他可怕的眼神,她甚至无法把话说清楚。 他会对她怎样? 会不会对她已经恨之入骨了? 卡尔的阻挡在这关头发挥了作用,让狄克硬生生的将痛恨压了下去。 “滚!!!不管你是谁?给我滚!!”暴喝就想惊雷般响起。 震得所有人都跳了起来。 千色听闻,顾不得任何事,仓皇而逃。 她的离去,让卡尔松了一口气,但是面对暴怒中狄克,他这口气又被提了上来。 “狄克……” “滚,你们也给我滚!!”他怒喝病房里三人。 “好,好,我们这就走,你冷静点,当心你的身体。”卡尔退后,离他远远的。 娜娜早就被吓得躲到了门边,决看起来还算平静,不过显然这事假象,他也已不知不觉的移动到了门口。 “你好好休息,好吗,好好休息。” 这是三人离开前,唯一能说的话。 说完,他们就关上门溜之大吉。 病房里又静了下来,狄克颓然倒在病床上,望着天花板的眸,不再暴怒,不再仇恨,瞬间灰暗下来,像是把所有的润泽干涸了,他抬起手肘覆盖在眼眉上,呜咽再起。 好久好久之后,他沙哑的低喃:“悠,我就快要撑不下去了……”

a、爱恋的清晨

像一场梦却醒不过来

只要一想起你的温柔

就会让我看不清楚

我想做的我

没有谁强迫我坚强

我却都忍得住

清醒的孤独

迷蒙中,感觉到暖暖阳光的柔情笼罩轻抚,我不由得自喉咙轻发出慵懒的低咕哝,缓慢得有点似不情愿地张开朦胧双眸。

入眼的是那温润的唇瓣和微冒青髯的刚毅下巴。沉稳的呼吸均匀地轻掠过我的额际,落在鼻尖,弥漫在我的唇角。伴随着我轻吞吐的气息,暧昧不清。

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情感专区,转载请注明出处:绝恋十六年后卷 第二十章 爱与恨 犬犬 在线阅读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