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那三个男人恋爱的日子

马小菲,37岁。深圳某私企老板:在经历了三次只开花不结果的恋情,好无奈又无助,一筹莫展而且,她不知自己错在哪里?

我和那三个男人恋爱的日子

第一个同居男人,因自卑而离去

第一个走进我生命的男人,因为自卑而离去

第一个走进我生命的男人是小平他常年理个很短的平头。我们是1996年认识 的,当时,我在深南中路的新闻文化中心大厦里的一家平面设计公司上班。公司很小,只有5个人,很多杂事都是由我操办。公司常接一些印刷单,然后转给印刷 厂。而印刷厂负责跟我们联系的人就是小平。

我于1996年初来深圳,经过这10年来的风风雨雨,我的皱纹和五官算是成熟了,但我对深圳的爱情却越来越陌生和琢磨不透。

小平来接收业务的时候,通常都会坐一会儿。我会给他倒杯茶,他总是憨憨地表现出很感谢的样子。我对他日久生情。

我并不是一个特别保守和不解风情的女人,我的文化、外貌和经济状况也绝对算得上中等水平。但在深圳10年,我竟然到现在还找不到归宿。我先后跟3个男人有过同居的经历,但最后都友好而痛苦地分了手。我搞不懂,究竟我在哪里出了错?

那时,小平有部摩托车,下班就过来接我去吃饭,然后去兜风。10年前,拥有一部崭 新的摩托车,算是有点小康了,我紧挨着他的后背,有一次,不自觉地从后面抱紧他。之后,我们就开始同居了。小平人不坏,就是有点憨,印刷厂几个业务主 管中,他做的业务最少。收入仅够他自己生活。

第一个走进我生命的男人是小平因为他常年理个很短的平头,同事和朋友都这样叫他。我们是1996年9月认识的,当时我在深南中路的新闻文化中心大厦里一家平面设计公司上班。公司经常接一些印刷单,然后转给印刷厂。公司很小,只有5个人,很多杂事都是由我操办。一般业务人员和老板接到单后,会转给我这个常务值班代表,我再通知印刷厂的业务主管来接单。而印刷厂负责跟我们联系的人就是小平。

我对小平是讲心不讲金,虽然我从小过惯了饭来张口的生活,但为了他,我开始做饭、做早餐、做家务。晚上不管多晚,都要等到他回来才一起吃饭。

办公室里经常只剩下我一人,小平来接收业务的时候,通常都会坐一会儿。我会给他倒杯茶,他总是憨憨地表现出很感谢的样子。多次接触后,我对他有了好感。

半年后,我跳槽到康佳集团下属一家公司做设计师,工资比原来多了两倍。但他却失业了。在深圳,失业本是很正常的,我不以为然,但他却过不了自己的关,两三个月都找不到工作后,突然暴躁和自卑起来。两人相处时,只要有句话不中听,他就摔门而出。

那时,他有一部摩托车,一下班就过来接我去吃饭,然后去兜风。10年前,有一部崭新的摩托车,算是有点小康了,我紧挨着他的后背,有一次不自觉地从后面抱紧他。之后,我们就这样开始同居了。

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情感专区,转载请注明出处:我和那三个男人恋爱的日子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