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情人 曾经一尘不染的爱情

得知良辰再一次拒绝了提拔的机会后,冰蓝手里的去球器,因为失望,而用力不均,哧地一下,便将那件花费不菲买来的名牌毛衣,给打出了一个赫然的大洞。

你说最真实的纳兰良辰,便是青春时期最亮眼的美景,也是最好的我们。

冰蓝看着那张口对着自己的黑洞,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,似乎,在嘲弄着她曾经为之奋斗过,此刻却灰飞烟灭的小梦想。她在这样晦暗的下午,回望那与良辰一起走来的路途,突然间就觉得,两个人的生活,就是面前这件被打出洞来的毛衣,她曾经试图将爱情打扮得光鲜美好,最终却发现,一切的努力,不仅是徒劳,反而揪连出更多难堪的毛球。

(1)我想要你知道我过得很好,比什么都重要

冰蓝遇到良辰的时候,是在大学。那时良辰是学校校报里的笔杆子,属于被纯情的小女生们仰慕的才子的类型。还是羞涩女孩的冰蓝,当然也被良辰给吸引了去。那时爱情清澈透明,宛如蓝天上一朵洁白的云,物质与欲望,和冰蓝毫不搭界。哪怕是两个人同饮一杯纯净水,都觉得像是琼浆玉液。所以那时候良辰对校报的学生主编的职位,毫无觊觎之心,并任由自己散漫地写着诗歌,做一个行吟诗人,而冰蓝,则放任良辰的不作为,成为他贫穷爱情里忠贞相守的恋人。

   在每个辗转难眠的夜,纳兰良辰都会在角落不负良辰心上景里反复盯着一张照片,拿起来又放下,放下后又忍不住拿起来。

但这样的好时光,到毕业时,便戛然而止。那一年良辰东奔西走,却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出类拔萃,而被那些表面上说公平竞争,实际上则关系至上的事业单位接收。很多次,良辰的应聘考试成绩,都是第一名,但都被这样那样的原因,给刷了下来。冰蓝靠了一个亲戚的关系,在一个单位,做了小职员,她劝良辰,送礼给一个远房亲戚,让人家帮忙将他调入一家薪水丰厚的事业单位。可良辰却是固执地选择了沉默,既不驳斥冰蓝的入世,也不为自己的清高辩解。他只是按部就班地出去找寻工作,晚上又回来写他的文字,只给冰蓝留一个孤单的背影。

   有一次接受一个街头采访,主持人问良辰:"你觉得在爱情里,天灾人祸重不重要?"良辰沉眉,随即释然一笑:"重要吧……"

最终,良辰在一家事业单位,找到一份可以养老的安稳的工作,两个人在这个没有父母照顾的城市里,过起了锅碗瓢盆的凡俗日子。

   那么暮西泽,你觉得在爱情里,天灾人祸重要吗?

   同学聚会的前一天,良辰取出了卡里原本就不多的四位数存款,在百盛商场走进了一家品牌店,在导购员的礼貌问语中,没有丝毫犹豫的直奔最左边的那排购物区。因为那里有一排红底白字的标语写着'换季清仓五折封顶'。

   她挑了一件大红色的连衣裙,拍掉肩头那因为岁月沉积的灰尘,手中摩擦着裙子左胸黑色刺绣的品牌英文名字,随后小心询问导购员,她手中的裙子是否还有大一号。

   导购员脸上的笑容从良辰直奔打折区的那一刻便紧紧收回到脸上,导购这个职业都有一双可以洞察人心的眼睛,直奔品牌打折区,这是穷人的标志。所有她干脆收起培训时的那一套搭讪语,没有向良辰推荐尺码齐全的新款,语气僵硬的答了一句:"没有"。

   良辰在原地停留了许久,又有新顾客上门,导购员便不再管她,反而是一个动作略显生疏的女孩来到她旁边,笑容满面的询问她可以去新款区看看,那里的尺码很全。良辰摇摇头,轻声跟她说谢谢。

   是不是新款不重要,是否合身也不重要,最重要的,是这个品牌的标志。所以她咬咬牙,想着晚饭要少吃一点,慢慢的走向收银台。

   她想要他知道自己过得很好,比什么都重要。

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,   纳兰良辰从未想过,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城市里,还会有一天见到暮西泽。她的青春时光,她的前尘往事,她的所有和在青春里最原本的模样。

   聚会的地点是一家五星级酒店,她刚入坐的时候菜单便推到她面前,对面大腹便便颇有老板样的耗子说:"良辰啊,看看喜欢吃什么,放心点,今天这餐西泽请客,挑最贵的点!"良辰看着菜单上的英文字母,心里暗叹明明是在国内,菜单上非要放上别国的文字,表面上却面不改色,眼神轻扫,随手便挑了几个价格中等的家常菜,合上菜单的那一刻嘴角微微翘起:"饭菜合口就好,价钱贵否,我不在乎"

   话一出口,一桌人尴尬不已,除了耗子,他们就真的点了酒店里最贵的菜。沉闷的气氛被一声轻笑打破:"哦?原来良辰的口味这么独特,怪不得我们远近闻名的西泽少爷,最后都入不了您老的法眼"

   良辰看着耗子嘴里叼着一根雪茄,拿出Zippo的火机点燃了烟草,硬生生把想脱口而出反驳的话给咽了回去。耗子原名李原耗,大学期间是暮西泽最要好的兄弟,尽管他对良辰每句话里都带着狠刺,但良辰知道,他并没有实质性的恶意,不过是想为自己的兄弟抱不平罢了。

   包厢的门被轻轻推开,有个男子穿着黑灰色的西装,单手插兜以最缓慢的速度坐落在餐桌的正前方。他的头发倒梳着,用发胶固定得一丝不苟,漂亮的丹凤眼扫过在座的每一位,视线停留在良辰的脸上,薄唇轻启:"多年不见,你还好吗?"良辰一怔。

   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,暮西泽,不一样了。那个昔日里只会蛮横耍狠的男孩子,如今已经成长为温文尔雅有担当的男人。她想开口说好,奈何这个字卡在嘴边就是说不出来,只能轻轻点头,表示自己过得很好。

   我过得很好,那么暮西泽你呢?

   耗子拿着酒杯走到暮西泽面前,用力的跟他碰杯,"你小子行啊,当年一声不吭就溜出国,还认不认我这个兄弟了"暮西泽只是笑,那笑容颇有深意,他把酒一杯饮尽,拍拍耗子的肩膀说:"一年是兄弟,十年是弟兄,我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你"

   良辰愣住,这句话,是她说的。

(2)你撒的谎,再残缺我也会帮你圆满

   那年大二,良辰他们去参加省里的跆拳道比赛,最后拿了团队赛第一名,暮西泽拿了男组个人赛第二,替补队员的良辰拿了女组个人赛第一,耗子出局。

  庆功宴是在江边的一个路边夜摊举行的,当时大家都喝了好多酒,暮西泽一直在嘲笑耗子一个学长居然还不如学妹有出息,记得当时耗子的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,不再搭话闷着头喝酒。

   不知道是酒精的推力太大,还是良辰想帮耗子化解这个尴尬,她站起来一把拉过暮西泽的肩膀,举着酒瓶就大声欢呼:"一天是兄弟,十年是弟兄,来!大家干杯!"跆拳道社的成员都拍手欢呼称良辰是条汉子,没有人注意到暮西泽的脸,在那一刻,偷偷的红了起来。

   他们在江边接了一个漫长的吻。

   孔明灯缓缓升起的时候,暮西泽站在良辰的身旁,借着酒劲耍酒疯,他扶过良辰的肩膀,薄唇就那么印了上去。良辰很反常的没有给他来一个过肩摔,渐渐沉迷在那诱人的酒香气里。

   后来在一次表演会上,暮西泽问良辰是否还记得那年盛夏的那个吻,良辰只是淡淡的说那是暮西泽酒醉之后的一个错误领导,不必一直牢记心上。

   包厢里的气氛越发热闹,大家都在自诉自己的奋斗史,然后有人询问暮西泽:"你当初出国的时候良辰刚好也出国,那你们在国外相遇了吗?"暮西泽淡然一笑,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:"我跟良辰去的不是一个国家。"

   因为……从来没有遇到。

 那几年暮西泽时常会在纽约的街头捧着一杯咖啡,从街头走到街尾,他见过所有来到异国他乡留学的学生,有和良辰身形一样的,有酷似良辰三分眉眼的,却从未真正见过挂在他心尖上的姑娘。

   未回答完的问题询问者总归是觉得有些尴尬,话题转到良辰身上,良辰轻笑,将昨日百度上关于墨西哥的所有信息托盘而出。

   她说当初自己的设计被归来的华人导师看中,便随着导师远走墨西哥专攻设计专业,也是今年才回的国,由于太久没有居于国内,所以暂且还不确定会去哪家设计公司上班,自己在家也会给墨西哥的多家公司画设计稿,工作自由而且随心。

   她说这些的时候脸上的笑暗藏着万种风情,一瞬间羡慕声传来。有人眼尖的的瞄到她身上的衣服,拿起手机上网搜索起来,随后嗤之以鼻,挑眉轻笑道:"两年前纽约T台的时尚款,良辰你这设计师的品位难道就停留在两年前吗?你是设计怀旧款的吗?"言下之意便是,你说得自己那么好,却穿着两年前的旧款,这么大的漏洞当在座的人都是傻子吗?

   一瞬间包厢无比安静,良辰坐在位置上,头上滴下一滴冷汗,在良辰想要开口反驳的时候,暮西泽走到她面前,看着她的眼睛露出了一个绅士的笑容:"良辰,我们公司请了你这么多次你都不愿意来就职,你这眼光高得估计都看不上国内的设计了吧?"末了他说:"良辰,代我向你的导师问好"

   她撒的谎,再残缺他也会帮她圆满。

   尴尬的气氛终于散了开来,发难的人不好意思的跟良辰说抱歉。良辰坐在凳子上看着暮西泽依然挂在脸上的笑容,脸色苍白心如死灰。

   他知道了,自己掩饰得那么好,他还是知道了。

   大四那年正临毕业,暮西泽和良辰说好实习地点就选在本市的一家品牌设计店,他做男装,良辰做女装,打算毕业以后就自己开一家店,在这个城市安定下来。但是在毕业的前一晚,良辰缺席了最后一次跆拳道社的聚餐,暮西泽的导师告诉他,良辰去了纽约。

  那年他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在民政局一等就是好几天,直到脱水晕倒在地上被耗子送往医院。他和良辰原本决定,一毕业就去民政局领证,他说此生,绝不会辜负她。

  醒来之后暮西泽不顾父母的反对,独自一人去了纽约留学,到达纽约机场的时候,他看着眼前陌生的建筑,不断在心里鼓励着自己,很快便会见到那个良辰姑娘,所以,不要怕。

有些人说走了,却在某个角落安定下来,有些人说最大的心愿便是驻扎在原地哪也不去,却在还未转凉的十月,偷偷的走了。

她若想要跑,他便愿意追。只要她愿意,海角天涯,此生不负。

晚饭过后,耗子提出去酒店一醉方休,暮西泽请客。他还是保持着绅士的姿势,笑着说好。他的豪情万丈,赢得了所有人的喝彩,在她的心里,却是刺眼得很。

走出酒店已经是晚上七点,天已经全黑,在上车的时候暮西泽刻意停留在良辰的身旁,轻声说:"良辰,这样娇艳的长裙,还是一点都不适合你"

这样的话,在出演舞台剧的时候,暮西泽也说过。

(3)我跟纳兰容若最好的关系,便是没有关系

初见良辰的时候是在跆拳道社的报名会上。这个留着齐耳短发,穿着简单白T恤牛仔裤的女孩子,左手托着一个超大号的拉杆箱,右手还提着两个大麻袋,活像一个进城赶场的老大妈。

报名的时候代高年级的学长看管报名策的暮西泽,看着良辰填写名字的那一栏,瞪大了眼睛不确定的问:"纳……纳兰良辰?"

"你跟纳兰容若什么关系?"

只见眼前的女生挑挑眉,仿佛对这样的问题早就习以为常,淡淡开口:"我跟纳兰容若最好的关系,便是没有关系。"

"那你跟美景呢?"

"我说你烦不烦?美景是我兄弟!"

后来在一个社团上课的暮西泽经常会追在良辰的后面追问:"唉,你是不是真的有一个兄弟叫美景啊,你让我见见呗,就是见见照片也好啊,唉……"

良辰和暮西泽大学念的专业是服装设计。一般学设计的女孩子都是那种走起路来轻则可以带起一片花香,重则可以带起一阵欢呼的着装美女,而到了良辰这里,却是只能带起一阵风。因为,太彪悍!

社团刚上第一堂课的时候老师让每个人进行体能训练,特别是女孩子,因为女孩子的身子骨比男孩子的柔弱,所以更加不能偷懒。

初级训练和对打训练是隔开来的,良辰在初级训练的时候总是心不在焉,听着隔着大半块木板的喊打声总是听得心痒痒的,于是她就去找教练,说自己也想加入对打训练。

教练当然是不应允,还告诉良辰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言下之意便是告诫她,不要还没有学会走路便就想着起跑了。良辰不仅不买账,反而指着暮西泽说:"那为什么他可以?"回敬她的是暮西泽拉紧腰带的动作,他在告诉她,看清楚了,这是黑带!

暮西泽不知道,江湖上最厉害的刀,是无形。当他被良辰三招之内撂倒在地的时候,终于反应过来,这个姑娘的腰上松松垮垮,不是因为没有段带,只不过是人家不屑用这个彰显身份罢了。这个认知曾经一度让他很伤心。

大二上学期的时候,耗子看上了外语系的一个姑娘,良辰曾一度嫌弃那姑娘走起路来柔柔弱弱就跟古代林黛玉似的,被耗子反嘲讽说她这是嫉妒。

偏偏暮西泽还不知死活的过来火上浇油:"你看人家多好啊,那背影一看就是个女的,还是个美女!"说完打量着良辰从来都不变的T恤和牛仔裤:"你这样子不看正脸人家一定会以为走在前面的是个男的,还是个丑男"最终被良辰撂倒在地,小腿骨折。

七夕情人节的时候,良辰不仅没能享受充满浓浓爱意的节日气氛,反而被迫跟着暮西泽和耗子这两个衰神马不停蹄的逃命!

因为耗子看上的那个姑娘原本是有男友的,偏偏他挖了人家的墙角之后还死不要脸的在论坛上显摆,隔天人家便叫来了校外的兄弟,在他们含情脉脉快要和彼此嘴对嘴的瞬间,一根铁棍横在中间,打碎了他们的爱情梦。

后来良辰在天台上帮暮西泽和耗子贴创可贴的时候,嘴里不停的骂着"红颜祸水",暮西泽很难得的没有挤兑她,也很难得的点头认同。并且觉得自己飘忽不定二十年的情感定位终于有了着落。

不是像纳兰良辰一样的姑娘,而是纳兰良辰,只是纳兰良辰。

从酒吧出来的时候,良辰已经有了些许醉意,但她还是很清楚的听到,暮西泽的婚礼定在下个月的中旬。他要结婚了。

那个曾经在杏花树下许诺的男子,他的手,他的心,他这个人,从此以后,与纳兰良辰再无任何关系。

真的,不会再有任何一点关系。

这样也好。

(4)她用了五年的时间,才明白爱而不得这四个字的深刻含义

耗子的求救语音发在群里的时候,良辰原本是在图书馆里画设计稿,等赶到那片废旧树林的时候,双方一阵混乱,她顾不得其他,扔下书本就加入了干架行列。最终三人以赤脚空拳之力完胜铁棍党。此后废旧的树林便成为三人称兄道弟的最佳场所!

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情感专区,转载请注明出处:找情人 曾经一尘不染的爱情

相关阅读